中华电动汽车网:疫情下车企思变:洗牌在即,如何化危为机?

2020-03-22 20:24     中华电动汽车网

伴随疫情的好转,汽车企业复工复产率已迅速提升,汽车企业复工率已超过90.1%。在众多复工的车企中,华晨宝马甚至还联合在华高管、经销商和员工代表录制了“开工”视频,为汽车圈注入了一丝正能量。

但同时,疫情对车企的考验还在继续。今年3月,上汽集团先后传出降薪消息引发舆论关注。作为国内“最赚钱的汽车集团”之一,上汽集团虽然是国内销售体量最大的企业,但与其他企业相比,上汽集团必然要承受更为沉重的成本负担。只不过,眼下的“降薪”是否是解决困境的“最优解”?

长远来看,上汽集团在节流的同时,更应该努力止损开源。值得注意的是,上汽大众一直被视为上汽集团盈利“造血”的中流砥柱。但在2019年,上汽大众在连续4年问鼎之后将销量冠军宝座拱手让出,被一汽-大众所取代。2020年1月,上汽大众销量下滑40%,与一汽-大众的销量差距扩大至7.2万辆。如何让上汽大众止损“回血”应当是上汽集团的当务之急。同时,从企业长远发展经营的角度来说,上汽集团盈利过度依赖合资的问题也有待解决。

齐心复产,勿被“降薪”搅了信心

2020年3月5日,一份关于上汽大通《关于2020年薪酬及福利调整说明》的文件在网络上流传。文件中指出“2020年2月是大通历史上第一次销售同比负增长,一季度也会如此,企业面临亏损”。

据悉,调整后的员工工资主要是在绩效奖金发放比例上进行了调整,根据岗位不同,调整后的月绩效奖金发放比例根据不同岗位进行打折,分为43%、71%、83%三档。此外,年休假补贴、技术中心服装费等取消。

上汽大通则回应称:此举并非受疫情影响的临时行为,而是公司一年一度的薪酬调整的时间窗口,恰与疫情相吻合,使外界格外关注。上汽大通在“致全体员工的一封信”中写道:“有打破‘铁饭碗’的惯性思维,有着强烈的优胜劣汰机制,唯有如此,才能直面汽车市场的严酷竞争。”

截至目前,上汽集团旗下已有上汽大通、上汽汇众、上汽乘用车、上汽通用泛亚被爆采取降薪措施,就连上汽大众、上汽通用也面临降薪。有消息称,上汽大众或将取消双薪,底薪方面,管理层降25%、员工降15%,总体降约40%。有上汽大众内部员工透露:“虽然还没像大通、汇众那样发文件,但有同事说口头通知,降薪情况将视级别而定,目前还在等待降薪通知。”

针对降薪消息,上汽大众方面回应称:“员工收入与企业绩效相关部分有浮动是正常情况,此次调整增加了企业绩效和个人收入的正相关联,员工收入中与企业绩效相关部分,随着绩效变化同向联动。”

业界认为,上汽集团作为国内销售体量最大的整车企业,自带明星光环的同时,也背负着巨大的人力负担。据2018年年报显示,上汽集团母公司及子公司员工总数量为21.7万人,其中母公司1.29万人、子公司20.4万人。

分析第一家传出降薪消息的上汽大通不难发现。2019年,上汽大通全年累计销量153024辆,同比增长21.36%。在过去的一年中,上汽大通实现了连续12个月销量增长。在整个行业下滑的背景下,交出逆势增长的成绩单,员工为何依然“被降薪”?这就回到最原始的问题,企业是要赚钱的。上汽大通总经理王瑞在去年接受采访时表示:“在自负盈亏上,预计需要2-3年时间,大通内部已在承担部分技术开发和市场营销费用。”换言之,目前上汽大通虽然销量增长但尚未给企业创造利润。

同时,眼下疫情好转,正值汽车复工复产的关键时期。上汽集团的降薪增效,应当被看作是在行业化解短期困难的必要举措,如上汽大通在“致全体员工的一封信”中所写的:“有打破‘铁饭碗’的惯性思维,有着强烈的优胜劣汰机制,唯有如此,才能直面汽车市场的严酷竞争。”

化危为机,重振销量需先修复形象

从目前的情况来看,上汽集团的困境是企业整体下滑的结果,但更深入来讲或与上汽大众的萎靡变现密切相关。上汽集团应该“降薪增效”,还是提振上汽大众这一“利润奶牛”的市场表现?

在疫情到来前的2019年,上汽集团已经出现销量、利润双下滑的状况。2019年上汽集团累计销量为623万辆,同比下滑11.54%。根据上汽集团发布的《2019年年度业绩预告》,上汽集团2019年年度实现归属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约为256亿元,与上年同期相比,将减少约104亿元,同比减少28.9%;扣非后的净利润约为214亿元,同比减少约110亿元,降幅在34%左右。

众所周知,上汽大众一直是对上汽集团利润贡献最大的子品牌。2019年上半年上汽大众的总收入为1127.89亿元,占上半年上汽集团总收入的29.97%。母公司净利润为98.83亿元,占上半年净利润总额的71.80%。

[责任编辑:东辰]